快眼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快眼看书 > 装乖上瘾,偏执薄爷欲罢不能 > 第3章 不给狗做辩护

第3章 不给狗做辩护

“不可能。”

“这辈子,我不给强奸犯和狗辩护。”

他听到此话,不经意地笑了出声“那你只能给你母亲找个新的手术主任。”

“毕竟我的性命也很重要。”

姜鸢被怼得哑口无言,整个神色有些紧绷。

“帮谁辩护。”

“我。”

她被窗子外头的冷风吹得不由打颤。

叮叮叮。

兜里头的手机震动声,把她从回神中带回。

蹙着眉当着薄宸川的面上接起了电话。

“姜鸢,杜一帆出事了!”

她全身绷起,背脊不由的感到一凉听着手机那头颤抖的哭腔。

仿佛薄宸川早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言语,对于她面色的感到有些无聊。

“你早就知道杜一帆会出事…还是你做了什么。”

她话语有些诧异。

却让他才感到兴奋,解开脖间处的纽扣“半小时了,可以下楼了。”

来不及思考太多,身体自觉听话跟在他身后。

面前这只疯狗太过可怖,他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姜鸢知道想要她平安活着就绝对不能再惹他。

但不知为何内心还存着不少的痴心妄想。

“姜律,你作为薄总的辩护律师,打未婚夫的官司会不稳妥。”

“会不会出现执法不公的事情发生。”

“还是说你和薄总之间早就已经有关系了。”

才刚从酒店门口踏出,外头等着头条的记者就冲了上来。

看着两个热腾腾的大瓜,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了去。

姜鸢的脸色难看得很。

没想到这些记者的消息比她这个当事人还快。

自个都还没同意给那只疯狗打官司。

现在倒像极了赶鸭子上架。

“你早就算计好了?”她冲着身后的男人瞥了眼。

见他未回应,一切也就分明。

“当事人有权保持沉默,而且关于案件的事情无法透露。”

这些官方的词塞不住记者的嘴,接着又是一窝蜂地冲上前。

姜鸢也不是吃素的,声音很冷“我对委托人是可以透露的。”

“但我的委托费可是很贵的。”

说罢落座在薄宸川的后座上,等到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

她缓缓地抬起头“你答应我的事情,要做到。”

薄宸川还未出声,就被身旁的抽泣声给怔住。

面色有些震惊,这两年对姜鸢的折磨。

第一次见到这般模样的她。

“等官司处理好了再说。”

他的话让姜鸢从头凉到脚。

警车堆满在杜家门口,还未踏进门就已经听到公婆的哭喊。

全身冰冷的她踏进的每一步都有些煎熬。

“你就是个晦气的女人!”

满脸苦涩让姜鸢说不出话,毕竟她现在连自家老公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就要为嫌疑人辩护。

“你还把这个男的给带回屋里,杜家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

警察站在几人之间,也不敢说些什么。

面对薄宸川的身份还是忌惮的,毕竟他也算是京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姜鸢被硬拽拉回了地面,砰得声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我儿子要是找不到,我让你给他赔罪!”

才接触上地面,手腕就被一股劲给拽回。

身体不由的瘫在了薄宸川有力的心口,“谁准你跪的。”

“我那是没站稳……”她抬起眸,撇了眼对方身上带着的女香。

脸色又沉了些,“明明女人多的是,干嘛就对我摇尾巴。”

她小声的嘟囔几声,或许是知道杜一帆只是失踪。

而不是出人命。

又或许是知道薄宸川这次不用戴银镯子心情好了些。

见面前两人的模样,杜家公婆更加带着怒意。

啪!

抬起手就把红木桌上陶瓷茶杯给摔在地上,清响一声。

溅起的玻璃花被薄宸川攥在手上。

“你…你没事!”她滚了滚喉,眼落在紧贴着自己面上的拳头。

若不是他替她挡下了玻璃渣,现在被毁容的就是她了。

手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